650-808-8877 / classified@singtaousa.com

電腦課作弊持多? 或因講師更精明

Jun 12 2017

電腦課作弊持多? 或因講師更精明

編寫代碼實現從一部電腦訪問另一部電腦上的網頁,對於這樣一個簡單的作業,兩名普渡大學的學生交上了近100 條一模一樣的代碼。是巧合還是作弊?看著兩人的作業,富有經驗的計算機系教授鄧斯摩(H. E. Dunsmore)發現,證據就在這兩行代碼中:
boolean done = true;
while (!done) {
因為代碼裡的!done(驚嘆號意味著「不」),程序會忽略之後的所有代碼,導致程序失敗。
在約450名選課的學生中,只有他們兩犯了這個致命的錯誤。 「這是非常有力的證據之一,一個人抄襲了另一個人」,鄧斯摩說,「後來兩人也承認了。」 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大學生蜂擁進入全國各地的計算機科學課程,視作進入像臉書和谷歌之類令人垂涎的公司工作的敲門磚,更不用說還有創辦價值數百萬元初創公司的誘惑。對這些課程的興趣爆炸式增長,與此同時也帶來了不良的副作用︰一連串的大學剽竊問題。很多學生被發現向朋友借用電腦代碼或直接從互聯網上剽竊。

抄襲途徑多得很
「系內系外對此都有不少的討論」,柏克萊加大電子工程和計算機系教授凱茲(Randy H.Katz)說。他發現,在一年中他的 700 名學生中有100人違反了課程規範,與人合作或抄襲了別人的代碼。現在計算機系的教授們會在每門課程開始時給出嚴厲警告,使用軟件來標記剽竊。他們發現了無數疑似作弊的案例。布朗大學去年49宗據稱違反學術規範的案例中有一半以上與電腦課程作弊有關。在史丹福大學,2015年的一門電腦課程中有20%的學生可能作了弊。
哈佛大學的計算機系的CS50是一門有自有品牌T 恤、視頻製作和觀眾的明星課程。去年秋天卻以一種不光彩的方式出了名。據哈佛校報報道,該課有六十多名學生因抄襲代碼等學術作弊嫌疑,被該校的榮譽委員會調查。
在採訪中,教授和學生說出箇中原因不難發現。對一些慕名來上課的學生來說,編程並不容易,課程功課可能非常耗時。而到GitHub之類的網站上找代碼,會發現他們做不出的作業題可能就有現成的答案,因為之前修過這門課的學生把答案分享到網上了。一名哈佛大學的學生說,本來要花上大半天時間來做題的人,現在有了從互聯網抄答案的選擇。 這是就是有人作弊的原因。

切磋剽竊只差一線
使事情更加複雜化的是,程序員之間的協作精神鼓勵分享代碼,而這在課堂上可能不會被接受。教授也經常讓學生討論問題,但不允許他們分享實際寫出來的代碼。這一課堂規範可能會讓一些學生搞不清甚麼是作弊。
懲罰可以小到一次作業得零分,比如普渡大學的兩名學生受到的懲罰,多次作弊也可能會有更嚴重的懲罰,如課程不及格,甚至受到停學懲罰。
在一些大學,計算機課已經成為學術不誠實舉報的主要來源。但是許多計算機系教授絕不認為他們的學生比其他學生更傾向作弊。近年來,其他學科的作弊醜聞已經出現,其中包括在哈佛大學的一門政治課程和達特茅斯學院的一門體育、宗教和倫理學方面的課程。史丹福大學計算機系負責人艾肯(Alex Aiken)說,計算機課爆出作弊多大體上是因為「很多計算機系教授會真的去檢查。」
雖然編程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種外語,但判斷是否剽竊的原則與用英文寫論文是相同的。

引入悔改機制
有時候,如果代碼執行常規任務,或者只能用這種方式實現的話,出現完全相同的多行代碼也沒問題,但在其他時候,它就是一個指向剽竊的紅燈警號。通常,防剽竊軟件可以發現這些伎倆。一個由艾肯博士開發的,稱為MOSS的軟件,就是用於測量軟件的相似度。另一個由英國公司Codio開發的程序,用於監視學生的「擊鍵」如果突然快速輸入大量代碼,就有來源可疑的問題。在哈佛大學,CS50的教授馬蘭(David Malan)引入了一個「後悔條款」, 只要作弊的學生在72小時內承認自己作弊,所受的懲罰就止於這次作業得到低分,除非他們再犯。但在去年秋季,馬蘭和同事們向學術榮譽委員會報告的作弊學生人數卻異常地多:655名學生中有超過60人作弊。

發表評論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